金宝娱乐平台是有分量的

“一元”与“二元”的历史变奏:对日本“国家

2018-04-21 20:02栏目:传媒
TAG:

前言
一问题的提出与课题研究现状
    白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民族主义思潮在世界范围内的高涨,构成了当时国际政治的一大特色。发端于战后初期的日本“新国家主义伙或“新民族主义勺,也在此背景下日趋活跃。冷战结束后,“新国家主义”已成为日本国内一股不可轻视的思潮。日本政治的右倾化,已引起了包括美国在内的亚太各国的严重关注和深深优虑。2002年9月,为了探讨日本“网家主义”的抬头对外交、安全保障、国内政治等方面所产生的影响,关国政府情报调卉局汇集了政府内外的一些专家召开研讨会。研讨会于9月26口在华盛顿市召开。除了关国国务院、CIA.国防部等部门的专家之外,麻省理工的John " W. Dower教授等一批“可以称得上是”日本研究的“最高权威班底”(一名与会者语)也参加了该研讨会。会上各方专家以一关于日本的国家主义和同一性”为主题进行讨论,一些政府相关人士对日本的“国家主义”在会上也表示担优。。可见,如何看待日本的“国家主义”,以及日本是否会走“国家主义”的道路等等.已引起了世人的高度关注和苦惕。
    “国家主义”(Nationalism)是历史的产物,是伴随着近代民族国家的产生而产生的。学理上的“国家主义”更是一个难以辨析的概念.它有着相当庞杂多义的形式与内涵。它可以表现为某些人对共同福域与文化传统的挚爱;对于政治独立与抗拒外敌的热望;或是黑格尔式的对作为历史最高阶段的“国家”的委身与崇拜。但一般意义匕“国家主义”这一范畴是针对两个参照系而言的。其一,以个人为参照系,指的是在主权国家内个人与国家的关系要以[4家为中轴;其二.以全球为参照系,强调的是在国际社会中主权国家与人类共同体的关系要以国家为中心①。
    “国家主义”产生于文艺复兴时期新生资产阶级力量与传统教会力最的对立冲突中.报布斯的《利维坦》是近代国家主义的代表作,是欧洲从教会权力中解放出来以后强化世俗国家权力的标志。“国家主义”思想最早可以追溯到马从雅维里、布丹、狱布斯等人的论述中,他们推崇国家理性,认为国家有独自的利益.为了迫求和维护国家的利益,国家(或国家的代表)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和形式。国家的权威是不证自明的一切政治举措都是为了维护困家的利益,国家权力是至高无上的。不受任何限制。但国家主义作为一种成熟的意识形态还是出现于19世纪,主要是德国思想的结品,但同时也是法国大革命刺激的产物,法国大革命把中央集权演化为现代政治的一个原则。赫尔德首先提出了国民精神或国民性的概念,他认为II耳曼一向具有并且将永远具有“确定的民族精神”。费希特把文化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结合起来。创发了一整套国家哲学,主张由国家提供人类经济、社会和精神上的种种需要。
    其后.黑格尔在反思大革命中实现了国家的神学复辟,以黑格尔为代表的绝对主义国家观将这一思想发挥到了极点。黑格尔认为.国家不是建立在物质上.而是建立在梢神上、思想上的。“国家是绝对自在自为的理性东西,因为它是实体性意志的现实,它在被提升到普退性的特殊自我意识中具有这种现实性。”①黑格尔的国家理论视国家是个体的“最终目标”,只有在国家中并通过国家个人才能获得其真实的存在.因为只有在国家中并通过国家,个人才具有普遍性,个体从114家中找到其存在、义务和满足的真理,同时国家也构成神在外在世界中的实现或显现。在他看来,国家本身就是目的,个人(乃至社会)是为国家而存在的.国家是行进在地上的“神”,是个人生命的本质与生存意义之所在。萨拜因评论说,黑格尔的哲学给“国家”加上神圣的灵光,这在英国人看来也许纯属多愁善感,对德国人来说却表达了他们追求政治统一的真实而迫切的愿望。但无论怎样,西方国家主义从来没有取得过“独裁”的地位,而是沿扑与外在的对立力从之间形成的二元化的道路行进的,并始终受到自然法观念、At督教势力与代议制体制的制约。
    马克思从巴黎公社失败的经验教训中悟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和合法性。马克思曾经是黑格尔左派,他继承了黑格尔的真实的人性只能存在于普退性中的学说,但他只承认人的社会性、阶级性,而不承认所谓的国民性。马克思揭穿了黑格尔的国家神话,指出国家利益不过是统治阶级利益的一种掩人耳目的说法。。
    到19世纪中后期德、意统一之后,国家利益这一“现实政治原则”已经压倒欧洲文明的普世价值观,成为欧洲国际关系舞台上唯一起支配作用的观念,“国家主义”开始作为主角登上国际政治的舞台,并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游戏:一方面,国家主权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其为人权服务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发生异化,成为人权的奴役者.国家机器成为资本主义海外扩张的有利工具,成为弱肉强食的利器.另一方面,以国家等大义名份为由对个人的压迫也伴随而生。国家主义发展到极端便是法西斯主义,后者的替言是:一切为了t4家.国家不容反对.国家无所不包。一战、二战是国家主义走向法西斯主义的高潮.以国家为单位的世界性战争和国家有组织的暴政。甚至超过了中世纪神学时代所招致的灾难记录。法西斯主义的克星和终结者是马克思主义和威尔逊主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结成的联盟。二战结束后,“因家主义”这个神圣的利维坦,日益受到理性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审判。

以上内容由金宝娱乐官网收集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